醉生梦死了。

头像是Two&Too里面的沈南樘同学。

为什么我的残次品还没到呜呜呜呜呜呜哇我也想看林蔚和妈妈的故事……

赛科尔突然回想起十八岁生日,也就是几年前的这一天的夜晚。(?
小破车注意。

执着着的与被深爱着的



*天狼Sirius the Jaeger  Yuri x  Mikhail

米哈伊尔说不准哪来的感觉,也许在一次次夜晚回想起弟弟的双眼时就产生了不一样的情绪。这位不过刚涉世不深的青年吸血鬼还没来得及纠结是怎样的一种冲动就被叶夫格拉夫赶鸭子上架的行为被迫与尤里相认。他怀疑自己那点心思早就被这位年轻鬼王给猜得透彻,也懒得伪装各种模样藏掖护全。当初自己没在雪地之中被分尸就知道这条命留着还有给这些吸血鬼们统领世界的用处。所以每当再次踏入吸血鬼的那个阵营之中时,他只是一味的沉默,履行那些非本愿的义务,还有承受着体内血脉的叫嚣与融合,再在空闲时间里想着尤里,他亲爱的尤拉奇卡,正在独自融...

燃烧

@ʕ•̫͡ʕ•̫͡ʕ•̫͡ʕ•̫͡•ʔ•̫͡•ʔ•̫͡•ʔ



*天狼Sirius the Jaeger  Yuri x  Mikhail xYuri
  角色略崩,轻微架空。

之前听到过一种说法,在平日忽视掉的细节有可能会在梦境中被放大,甚至忘掉的事情会像倒带一样重新播放。如果是刻意的,梦就会更加清晰。

这对尤里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或者说有的时候他刻意想去忘掉的东西太多了。然而他又不得不赞同这个说法,梦境永远是和现实相联合的。又有好几次甚至被一遍遍倒放的回忆惊醒,多半在窗外风声呼啸的日子里,他眉头紧锁着做着噩梦,棉被也驱走不了内心深处传来的冰凉,最终再猛地睁开双眼,不...

黑鸟

*文豪野犬(BSD) 果戈里x陀思妥耶夫斯基

*OOC,人称靠直觉,意识混乱。

*BGM:ぼくのりりっくのぼうよみ—《Black Bird》
@果陀甜品屋 果陀音乐节第九曲。

0.
你说这地区的夜晚能有多寒冷?果戈里穿的是休闲装,里面套了件纯白的羊毛衫,外面还裹着厚重的军绿色大衣,倒显得不臃肿,就是感觉自己抬起脚来那保暖皮靴的重量都沉了几分。

这样的装扮能给他带来约束,现下比较庆幸的是待会见面所需讨论的事情能暂且使他兴奋从而忽视掉这些。

这位着装随意的小伙子把自己那辆看起来保修期都快过了的吉普车停在了离目的地有百米开外的树下——路灯投射的明亮下唯独这里看起来不坑坑洼洼的,要是待会下雪了...

夏夜

双木有堂:

*林海。

外面太热了,连空气都是闷热的。我和忘海总算等到窗口的风铃被吹得直作声响,在晚间七点左右溜了出来。隔壁家电视正播放着新闻联播,那主题音乐太过熟悉了,忘海一听到就跟着“噔”了起来,她那严肃唱调认真搞笑的风格把我逗笑了——当然,我不想承认是我的笑声太过魔性还是什么的,她还没等短暂的几十秒过去就开始和我一起爆笑。我怀疑这几栋楼的邻居都听到了,可就是止不下来,只好推搡着对方边捧腹大笑边离开这地儿。直到走到马路上,她才停下来一脸茫然地问我,我们去哪儿?

我说不知道,但总比闷在家里好,随便走走看吧。

于是我带她往街上走。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我这儿,这个山镇。它被藏在翠绿的树木间,像是土地...

【烨爱】轻而快


*文豪野犬同人文 大仓烨子x爱丽丝。

当她咽下那口满是铁锈味的液体的时候,毫无由来的,她想起了另一个幼女时常挂在嘴边念叨起来的巧克力——据说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们都比较喜欢吃得一种甜品,可惜她大仓烨子从来没体会过什么叫「都」,如果有那也是用在“目标人物都已逮捕”之上。

只不过这次她也在履行以上的任务而已,对方也不是那个金色柔发的小女孩——她甚至还没弄清楚她的存在,那副模样真的可以被称之为人类吗?好吧,这也是个无关痛痒的思绪,甚至思考这个问题都不能说是大仓烨子的兴趣之一,毕竟她们两个没有谁会真正像正常人活着。

就像大仓烨子之前也问过她一个同样愚蠢的问题一样——那句,“爱丽丝呀,如果同处理盆栽那...

确认过眼神,是我没想到的剧情……

山丁(高考):

「热烈庆祝果陀甜品屋史上最漫长接龙活动圆满结束」【part 1】

将近四个月的努力,到如今人员以及规划都和当初有不少的变化——不过没有坑真是太好啦!

然后然后,因为页数就算做成长图也有点多啦所以不得不分开发啦Σ(っ °Д °;)っ全体员工(不)就统一在这里艾特一遍啦!

按照图——文——图的顺序。
【想求原图的不如到各位大佬们的lof找找?】

(有不确定的lofID的一会儿补上emmm让在下查一下)

烦凡 @尹若晖
林独鲸  @独鲸
灯鬼 @游魂屋
RP @社会净化器暮辰
兑兑 @poppipiD...

我初中毕业没保留学籍,于是去外地上了高中。正值四月光阴,是阿波罗还未到访的时候,我倒是先回来在这片呼吸过十五年空气的土地上滞留住了足迹——民间传言的,家乡这种东西就是你一走他就变,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包括我所乘坐的这辆公交车,都不是我曾经晚上做梦梦到过的灵异款式了——不知道我有没有和你说过那次梦里的经历,不过也不是什么好事,在这样的和平年代还是没有知道的必要吧。

回归正轨,继续我所想讲述的话题上来,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和她坐在同一辆公车上,那是个下雨天,路面湿滑是难免的,也只是一瞬之间我们都与死亡擦肩而过。那辆货车开过去后遗留在整个车厢里的嘶鸣声直震耳膜,后来才惊醒的我们发现她竟然不小心倒在了...

“所以说我才讨厌热天。”加州清光坐在一旁无聊地端详起自己手指甲,甚至在思考该怎样改进下一次涂上的指甲油一系列的程度,好比颜色的光鲜亮丽啊,还有抗湿速干什么的。他连眼皮子都不抬就可以知道自己的搭档现在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毕竟一阵一阵呼啦过来的凉风也有一部分扑倒了他脸上。

“可是清光你好像一点都不热的样子啊?”

大和守安定扯着羽织边角往自己方向迅速扇动着,加州清光暗槽这家伙是想要起飞了吧,可他也没忽视掉对方的刘海都快被汗水浸得湿哒哒了,忍不住扯了条抹布往对方脸上糊过去。

“谁叫你这笨蛋不用凉巾啊?”

© 一棵枳树。 | Powered by LOFTER